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郑州银行过半高管年薪超百万却不分红,不良暴增拷问战略正确性

时间:03-22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64

郑州银行过半高管年薪超百万却不分红,不良暴增拷问战略正确性

郑州银行成立于1996年11月,它是在原有的48家城市信用合作社基础上,合并组建为郑州城市合作银行。作为一家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地处中原地带的郑州银行在2015年可谓风起云涌。彼时郑州银行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短短3年之后便又在深交所上市,成为全国首家“A+H”股上市城商行。虽然出道即巅峰,但近些年郑州银行的业绩却差强人意,增长势头逐年疲软,甚至开始走下坡路。曾被投资者寄予厚望的郑州银行,随着近年管理层频繁调动、业绩增长缓慢甚至出现负增长、不良贷款率持续攀升、资本充足率不足、拨备覆盖率下滑等风险隐患不断加速暴露,A股、H股股价更是双双创下历史新低。而且,郑州银行连续三年未进行现金分红,备受投资者质疑。郑州银行占据着中原地区优秀的经济资源,背靠着多元化的大股东们,就像是一开始被大家都认为是“潜力股”的优等生,手握拥有羡煞旁人的梦幻牌局,却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没有建立起自己的竞争优势和业务特色......一、过半高管年薪超百万、却连续三年不分红值得一提的是,郑州银行的高管人员设置极其臃肿。郑州银行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数量合计高达26人,仅现有的副行长就高达4名,行长助理也有4名之多,26名高管中有16人年薪超百万元。更令人诧异的是,其中的职工监事不仅有3名之多,且年薪也均超百万元。“看看郑州银行管理的规模、业绩,再看看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比四大行都高出了多少?”有投资者在网络论坛愤怒地表示。机构之家注意到,2022年,郑州银行时任董事长王天宇薪资98.4万元,副董事长夏华薪资高达162.20万元,比同时期四大行的董事年薪还高。工商银行董事长陈四清薪资86.77万元,副董事长廖林薪资86.77万元;建设银行董事长田国立薪资87.31万元,副董事长张金良57.82万元(图1)。郑州银行的管理层2022年总薪酬达到2561.66万元,同时期工商银行管理层总薪酬有1429.42万元,中国银行管理层总薪酬有1354.47万元,农业银行管理层总薪酬有1184.02万元。图1数据来自巨潮资讯网机构之家还发现,郑州银行管理层发放薪酬就占了当年应付职工薪酬的24%(图2)。图2数据来自郑州银行2022年报在业绩不振的背景下,管理层的高薪显得格外刺眼,令人对郑州银行的成本控制能力、是否存在严重的代理成本产生疑问,同时不禁令人深思郑州银行的管理层是否真正为股东利益着想。毕竟,在A股上市5年的郑州银行,已经有3年没有进行现金分红了。其只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分红过8.88亿元和4.4亿元。2020年,郑州银行的利润分配方案是向普通股股东每10股转增1股的股份,但不送红股,也不进行现金分红;2021年及2022年,郑州银行董事会次依然定不进行现金分红,不送红股,且不进行资本公积转增股份。郑州银行这种管理层钱包鼓鼓、投资者分文不得的“铁公鸡”行为,是否影射出其已然忘记了银行最基本的为股东盈利的初心?另外,郑州银行人事频繁变动也是其管理混乱不定的写照。据同花顺数据显示,自2018年上市以来郑州银行已发生二十余起高管变动事件(图3)。图3来自同花顺数据库机构之家整理的信息显示,2023年3月21日,前董事长王天宇辞任;3月22日,原第七届监事会监事长赵丽娟辞去在郑州银行的所有职务;4月18日,郑州银行发布公告称马宝军已递交辞职报告。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内,郑州银行的董事长、监事长、外部监事、副董事长全部辞任。8月30日,自2022年11月才履职行长职位9个月的赵飞辞任,转而担任该行的董事长职务,副行长孙海刚代为履行行长职责(图4)。图4郑州银行2023年半年报管理层的频繁更替无疑会让郑州银行发展战略的革新陷入被动,很难去大胆开拓新的业务路径,失去发展的新机会。二、业绩下滑拷问现有战略正确性郑州银行从战略层面提出了打造“商贸物流银行、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专家、精品市民银行”三大特色业务定位,旨在通过差异化、特色化发展路径,切割出属于自己的市场领地。在转型落地方面,自2021年起,郑州银行开始落地实施“五四战略”,既对公商贸“五多云”——云物流、云交易、云融资、云商、云服务,零售“四新金融”——科创金融、小微企业园金融、乡村金融及市民金融,作为高质量发展的抓手,深入推进改革和业务转型。然而,其中“商贸物流银行、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专家、精品市民银行”这一业务策略,还是早在2016年原董事长王天宇掌舵时提出的,即发挥区位优势、让利实体经济、持续践行普惠金融。郑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赵飞也曾在2023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中表示:“未来郑州银行将继续以‘高质量发展的价值领先银行’为战略愿景,坚持‘商贸物流银行、中小企业金融服务专家、精品市民银行’三大特色服务定位,向‘打造一流特色银行’的目标转型发展,为河南在新时代推动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奋勇争先的进程中作出更大贡献。”然而,时代不断演进,银行业普遍面临着复杂多变的经营环境。对于郑州银行来说,虽然坚守过往的战略并非不当,但从业绩表现来看,这些战略对提升业绩的效果似乎并不如预期。据最新财报数据,2023年三季度,郑州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04.78亿元,同比下降10.62%;实现归母净利润27.51亿元,同比下降19.18%,该数据在上市城商行队伍中较为落后。事实上,经营下滑这一趋势,自2019年便有体现。营业收入方面,2019年至2022年报,郑州银行营业收入分别为134.87亿元、146.07亿元、148.01亿元和151.01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0.88%、8.3%、1.33%和2.03%,增幅逐年减弱(表1)。图5来自同花顺数据库表1数据来自同花顺数据库横向对比来看,A股17家城商行中,2023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下滑的银行仅有4家,而郑州银行降幅最大为-8.52%,且营收排名在城商行的后端。可见郑州银行2023年上半年的营收成绩并不乐观(表2)。表2数据来自同花顺数据库净利润方面,2019年至2022年报,郑州银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7.4%、-3.58%、1.85%和-24.92%,净利润的下降幅度仿佛在下探底线(表3)。表3数据来自同花顺数据库对比其他城商行,仅郑州银行和贵阳银行的归母净利润出现了同比下滑,贵阳银行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2.29%,甚至比郑州银行的同比降幅还要小(表4)。表4数据来自同花顺数据库营业收入减少,净利润萎靡,郑州银行的这份成绩单显然不如意。这样的战略坚持是否真的适合当下郑州银行的发展,是否是一种保守主义的以不变应万变呢?郑州银行是否能够应对挑战、实现突破,仍是一个未知数。三、不良贷款暴增拷问现有战略正确性除了业绩增长难题之外,郑州银行的资产质量也有待关注。郑州银行自我定位是聚焦“商贸物流银行”,围绕“商贸金融、小微金融、市民金融”的三大特色定位,持续致力于满足快速发展的批发和零售业资金需求,以及发展小微企业贷款服务。这些业务领域本身就容易累积不良贷款,注定了郑州银行降低不良贷款率难度较大。郑州银行贷款投放集中在河南地区,河南地处中部地区,产业结构相对传统,强周期、高负债的一、二类产业占比较高,受供给侧改革、去杠杆、环保等政策冲击较大;另外,河南小微企业较多,这类企业抗风险能力不强,经济下行周期中易出现风险。根据监管部门要求,郑州银行在2018年、2019年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这也是导致不良率高于预期的原因。纵向对比历年财报,2018年至2023年前三季度,郑州银行各期期末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47%、2.37%、2.08%、1.85%、1.88%和1.88%,虽然不良贷款率连续下降,略有改善,但是与2018年上市之前相比,问题依然突出。2012-2018年,郑州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7%、0.53%、0.75%、1.10%、1.13%、1.50%和2.47%。而且,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规模仍继续走高。2012年至2023年三季度末,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由2.37亿元增加到了66.48亿元,增幅28倍。“居高不下的不良贷款率会影响到银行的利润。而且由于不良贷款要计提坏账,因此会占用银行贷款的额度,如果不良贷款太多,银行的贷款发放能力会收到严重制约,导致许多优质项目可能无法获得贷款支持。”一位业内人士认为。截至2023年半年报报告期末,除批发和零售业外,郑州银行贷款的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和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分别为5.76%和4.19%,这些行业周期长、负债率高的特性都容易受到宏观经济周期及监管政策的影响,容易累积不良资产。除了居于高位的不良贷款率,郑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水平偏低。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郑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68%、11.99%、13.05%,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监管要求的7.5%相比也相差不多。为了缓解资本金问题,郑州银行近几年频频补充资本金:2018年9月郑州银行回A募集资金27.27亿元;2019年通过非公开发行募资60亿元;2020年11月,郑州银行通过定向增发合计募资46.4亿元(图5)。这不禁让人疑惑,郑州银行缘何频频补血?鉴于郑州银行近些年不良贷款率上升,资本充足率普遍偏低,加大不良贷款核销力度的举措,不难看出上述频频补血的动作是为何,自然就找到了注脚,也反映出郑州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的不足。与此同时,郑州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也在监管红线附近徘徊。2018年至2023年,郑州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54.84%、159.85%、160.44%、156.58%、165.73%和161.19%。综合来看,郑州银行的资产质量压力很大。经营业务的传统守旧、创新不足不仅在后续可能会进一步拖累业绩增长,不良贷款仍然是亟待解决的难题,而拨备覆盖率也一直在监管红线附近徘徊。不论是深层次的问题还是暂时性的挫折,显然郑州银行的竞争内核还有不少需要打磨提升的空间。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